渝州有雨🐳

爬墙指南
无良坑品

【昊欢/西涯侠】疤

文中扩大神农玉作用

OOC有【听着爱恨恢恢撸的写完发现好像惨不忍睹_(:зゝ∠)_

没有玻璃渣,全是玻璃→_→

妈蛋跟打了鸡血似的,吃枣药丸,细节明天修,再不睡我要挂了……

本来以为2K内能搞定结果近3K【爆炸



---




岳昊这辈子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秦欢。

他待之以真心,那人却从头到尾都在骗他。

一而再的骗他。



「舍妹病在旦夕,唯神农玉可救。」

「待舍妹病愈,神农玉定双手奉还。」

「你再放我一回好不好…师兄。」


「闭嘴!」

岳昊疾叱,眼眶通红,一字一字从齿缝里逼出来,

「别再叫我师兄。」

「你没资格。」

秦欢脸色煞白,微一摇晃,又很快站稳,定了定神,咬牙。

「…岳少主,神农玉我势在必得。得罪了。」



二人又是一战。

秦欢遭武林盟拷问,内伤外患,很快败下阵来。

「交出神农玉,我还可以放你一马。」

剑尖相抵。

岂料呆怔半刻,秦欢竟主动送了上来。

这回呆怔的换成了岳昊。

「你干什么!」

强装的冷酷再绷不住,气急败坏瞪过去,那人脸上竟还透着一丝轻松。


「师…岳少主你就是太心软了。」

「我偷你法宝,害你苍穹,负你一颗真心,你纵是千刀万剐于我亦无过。」

「但秦朔对我有养育之恩,我视秦双如亲妹妹,不能不救。」

「你问我是否连你我的感情也是算计,我告诉你,从来没有。」


秦欢每说一句话便向前挪一步,鲜血浸湿肩头,浸透背后白剑。岳昊满面霜寒,回过神后便要拔出剑,但被秦欢竭力压住。

「我知你恨我入骨,也不敢再有念想,但,唯独这一点不想你误解。」

讲到第五句时秦欢正好走到他面前,剑已尽数没透左肩,抵着剑柄,抵着岳昊僵白的手,秦欢伸手去握,冷的。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师兄。」

声音几乎微弱成气流,一双眼睛却亮得出奇。突如其来的告白,岳昊瞳孔猛一收缩,心里涌上不知是酸涩还是激喜的感情,秦欢却突然吻上来,带着从未有过的主动与激烈,唇齿相撞,像要挫骨扬灰。

岳昊再忍不住,一把揽过他的腰回吻——

嘴唇上突然传来剧烈的疼痛——

——秦欢竟然咬了他!

然后他感到脑门一痛,神智开始缥缈。

「你……!」


「放心,没破相,不过估计要留疤了。这样即使我不在,你也能记我很久很久了罢。」

「反正我都这么坏了,师兄你就再容忍我最后再坏一回好不好。」

秦欢颤巍巍抱着岳昊慢慢坐在地上,咳嗽着断断续续地讲。

岳昊奋力抓着他的前襟,指甲青白,努力保持清醒:

「神农玉对苍穹派至关重要…不容有失…」

「秦朔得到神农玉绝不会归还,你……还给我好不好?」

「师弟…我求求你了……」


「……对不起。」


岳昊绝望地闭上眼,胸口起伏不定。

「…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秦欢似乎笑了下,声音温温静静,特别乖顺,好像回到了昔日他们把酒言欢的日子:

「好啊…就这样记我一辈子,我也此生无憾了。」

他将头埋进岳昊颈窝,忍住失血带来的一波波头晕心悸,叹息似的慢慢讲。

「岳少主这回被我骗得这么惨,以后一定要多长个心眼唉。」

「世无黑白道,君子小人,该防的还是要防唉笨师兄。」

他一会儿「岳少主」一会儿「笨师兄」的,倒像是比岳昊还要晕乎。

岳昊终还是极不甘心的昏了过去。





「放心睡罢,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任是所有乌云罩头,大难当前,最终拔得云开见月明。

苍穹神农玉被盗,那些武林同盟自不再揪着不放,况且元教得此利器,生怕战事随起,也没心思内斗。

一切仿佛忽然就都回到了以前相安无事的太平日子。

只是身边缺了韩欢,嘴角多了一道疤。

小小的一道口子,不细看根本不会注意,却顽固的长在岳昊身上,怎么也祛不掉。

你就算是走了,也不要我好过是吧!

岳昊将铜镜砸得稀巴烂,气急败坏冲进韩欢以前的屋子,把里面的东西也摔得粉碎。

本就急躁的脾气终日暴涨,弄得苍穹上下人心惶惶。

却有一天突然变了样。

那日,一名粉红春衫的少女前来找他。



「看来我们家的神农玉效果拔群呢,这么快就活蹦乱跳了?」

「秦欢呢,他不是说要亲自前来负荆请罪吗?」

「神农玉呢?怎么,你们元教不想还了?呵,还假惺惺的说是借。」

「骗子。」

「他就是个大骗子。」


「姓岳的,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你根本配不上我哥!!」


少女一边掉泪一边破口大骂,伤伤心心地哭着跑了,与她一同来的李西涯立马去追。


「一个两个的,一点礼貌也没有。」

「我配不上你哥?分明是你哥配不上我。」

心里却无比明白,秦欢怕是再不会与他见面了。

背叛、愤怒、伤恸、绝望、哀颓。

压抑多日的情愫突然就重新翻上心头,然秋风萧瑟,只余他一人独立庭院。

冷啊。

他咬了咬嘴唇,想兀自强撑,牙齿无意间碰到那道疤,又想到当日种种,立即怨愤起来。

「你对秦朔孝悌忠信,对秦双关心爱护,但你可曾想到过我?」

「你为何……只对我残忍?」

「你想让我不快乐,我偏要快乐,我偏不惦念着你!」





一个月之后,苍穹派少主大婚。

娶的是一武林大派之女,李西涯在婚礼前见过一面,长相自是不必说,双凤眼,鹅蛋脸,性子活泼外向,爱笑,笑起来两侧鼻翼有浅浅的皱纹,没有梨涡,但是甜。

是同秦欢截然相反的类型啊。

李西涯低低叹了声,忽然有些眼湿。回去后将秦双抱了好久,珍而重之的。



婚后岳昊夫妻二人相敬如宾,成为武林佳话,岳昊也变得越发成熟稳重,好像真如旁人说的一样,结婚让人长大。岳掌门对岳昊也越发满意,几年后便将掌门之位传与他,潇潇洒洒当起了清闲老头带起了孙儿。

再半年在岳老掌门的念叨下,岳昊与妻子诞下次女,一家人其乐融融,好不惬意。

只是嘴唇上的那道伤却固执的陪了他无数寒来暑往,就好像赖定了他死不撒手似的。

但是他们,终是错过了。

错过了呵…




「夫君,在看什么?」

「没什么,外面天气冷,你怎么来了?」

岳昊冲她笑笑,俯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揽着她的腰一同回屋。

「只是见你又站在这间屋子门口发呆,怕你冻着了。」

年近三十的少妇风韵犹存,轻轻倚着身边人,眼睫低垂。

夫君从不曾亲吻过她的唇,哪怕是在他们最私密之时。

他可以给予她最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关爱,却从不与她接吻。也不让她亲吻他的嘴唇。

「那道疤……」

她停住脚步,终于忍不住想要问清楚。

岳昊也随即停下脚步,侧过脸静静看着她,喉咙里发出一声询问的「嗯?」

芳树凄凄,雨雪寂寂。

她突然觉得没有任何必要去问。

事实是显而易见的,不是吗?大家何必捅破这层窗户纸,相互难堪呢。

他待她极好,这便够了。

她摇摇头,继续走,随口道,「这么多年来家里那间屋子为何一直锁着?……我听下人说是里面闹鬼,真是无稽之谈。」

随即她感到岳昊搂着她的手臂一僵,又无力的垂下,强自若无其事道:

「里面是有只「鬼」作祟,老是缠着我不放,巴不得我不好过,我便叫人封了,好断了念想。」

却不知口中讲的「念想」是那「鬼」的还是他的。

她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神温柔而安静,又含着点悲悯的意味,「那那「鬼」还「作祟」吗?」

然后她看见他不自主地摸了摸唇边那道口子,一扯嘴角,十分不甘心。


「还是让他得逞了啊…」






又过了许久,元教与中原武林时隔十三年再起纷争。

黑白两道交战惨烈,一度险些让元教攻破。岳昊领导的苍穹身为武林第一大派,与盟主李西涯一马当先突破重围,几乎濒死,却被岳老掌门硬生生从阎王手上抢回两条人命。

是神农玉。

在岳昊看到本该在元教的神农玉出现在自家苍穹时,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本来秦欢是要偷神农玉的,但最后他想通了。」

「当时神农玉之事暴露,整个武林对我们虎视眈眈,加之元教觊觎,不交,前有狼后有虎,交出去,我苍穹只怕更难立足。秦欢知道神农玉于我们犹如定海神针,丢不得,也明白若把神农玉交回去,秦朔定舍不得还,届时元教多此利器只怕江湖又掀波澜。」

「他自知对不起你,便想了这折中的法子,假装神农玉被元教夺走,如此可解武林对苍穹觊觎,而元教本就势大,又有了神农玉在手,也不敢轻易征讨,才保持着多方制衡,有这么些年的安稳太平。」

「我不知他是怎样说服秦朔的,想来不比骗你轻松。」

「秦欢是个好孩子。」

「是你一直错怪他了。」



岳老掌门还说了什么,岳昊已听不见了。这么多年神农玉一直在苍穹,而秦欢说的那个唯有神农玉与换骨可治的妹妹还在,秦欢的结果如何不言而喻。

岳昊踉跄急退几步,径直喷出一大口血。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师兄。」

「别再叫我师兄,你没资格。」

「岳少主这回被我骗得这样惨,以后一定要多长个心眼唉。」

「…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好啊…就这样记我一辈子,我也此生无憾了。」


………



他怔怔流下泪来。


他又想起分别那日秦欢用血淋淋的手握他的手时明亮的眼神,想起他把脑袋蹭进他颈窝时湿热的喘息,想起那个激烈又绝望的,鲜血淋漓的吻。

「放心,没破相,不过估计要留疤了。这样即使我不在,你也能记我很久很久了罢。」

「反正我都这样坏了,师兄你就再容忍我最后再坏一回好不好。」

他慌忙去摸那道伤疤,但却怎么也找不到。

这么多年,他曾想方设法让它离开的那道疤不知何时已悄悄不见。




——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fin--





补:元教背了这么个锅还不说是因为秦欢死后教中实力大减,若让白道知晓了一定会反扑,只好吃这个哑巴亏,同时重新培养后继者。而秦欢把神农玉还给苍穹还背锅是与掌门达成约定:元教背锅我去死可以,但白道不能主动讨伐元教,更不能把元教死了少主的事透露出去,掌门自然同意。

后来李西涯当盟主后更是与岳昊竭力保持双方太平,直到元教后继者培养好,主动兴兵戈,本来都要把白道头头灭了,结果又让神农玉救了(秦欢的锅=V= 坑他老爹两次

以及秦朔并非真冷血拿养子还亲女,秦欢回去时本就伤重(自己故意捅的)执意要换骨,而身为少主捅了这么大个事也要向教内交待,再三考虑后秦朔就忍痛答应换骨了






评论(39)

热度(285)

©渝州有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