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州有雨🐳

如果你一层一层剥开我的心
你会发现 你会讶异
里面居然住了那么多美少年

私人游戏吐槽

打游戏打得这么真情实感也是够了……从18岁登基到30+一统天下,该修的修了该打的打了,后宫男的女的也收了一片,大臣全是名臣,智力武力清廉度忠诚度平均都90+,从一开始的烂摊子忙得顾上这就顾不上那、缺钱卖血又打猎赚命到每天闲得除了去后宫临幸连早朝也好久不上,看着地图上满满的红色标记满满的国库满满的各种指标却超级空虚,再看看年龄上的40,啊,老了啊……

嘤嘤嘤感叹这么多都是因为小王爷跑了QAQ 一个人去灵山撇下皇兄我了TAT  æˆ‘不该一强大就膨胀结果不仔细看攻略没走支线剧情结果那么可口软黏美貌度MAX的小王爷就跑了!嘤嘤嘤我看住你没跟和尚跑没跟抠脚大汉和亲结果...

【焱亮/镇魂街】Kiss You,Kill You 04

在两人相识后的第二个月中,迎来了普天同庆的暑期长假,这算是学生党第二等欢喜的事——第一等自然是考试顺利通过——曹玄亮也不例外。


因为这是他最挣钱的两个月。


学校要封校,孤儿院也不方便,所以以往他都是与同学合租的,这回曹焱兵既然主动邀请了他,哪怕看在不要钱的份上曹玄亮也拒绝不了,便主动承担起家务和买菜煮饭的活,这与往常无甚区别,但曹焱兵自然是欣然接受。


当日他把照片给曹玄亮看,后者虽表示不相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无凭无据的便宜老哥,但曹焱兵明显感受到对方比以前要亲密无戒备得多了,所以只是嘴硬而已。


怎么他哥投了回胎把傲娇属性沾惹了哎。


不过怎样都可爱\(≧▽≦)/...


【焱亮/镇魂街】Kiss You,Kill You 03

存稿已发完 å‰©ä¸‹çš„估计得等出差回来 å¸Œæœ›é‚£æ—¶å€™æˆ‘还没出坑…

冷cp不易 ä¸”写且珍惜  å–œæ¬¢è¯·ç‚¹â¤ æœŸå¾…请留言


---

曹玄亮完全不知道的是,那家伙居然是个道士,而且名气似乎还不小?


“请称呼我除灵师,谢谢。”


在数清楚账户末尾的零后,曹焱兵笑得腮帮子都酸了。


“怪不得校主任对你毕恭毕敬,我猜你替他捉过鬼?”


曹焱兵小心翼翼收好银行卡还按了按,悠悠抬眼,不惊讶,只带着点好奇,“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知道论文的事是你帮我解决的,知道那天你也不是偶然碰见我而是事先查了排课,知...

【焱亮/镇魂街】Kiss You,Kill You 02

曹玄亮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一张陌生的房间里的一张陌生的床上,身边躺着那个“拐卖犯”。

居然真的跟他去了酒吧,而且才尝了一小口酒就醉了,连怎么被运过来的毫无印象,幸好这个叫曹什么兵的男人虽然一脸凶相但不是坏蛋,否则他现在一定很惨。

曹什么兵还在呼呼大睡,曹玄亮小心翼翼地扯出被他压住的胳膊,帮他盖好被子,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这是一个狭小简陋的屋子,带着单身男人特有的杂乱,曹玄亮不抱希望地打开厨房一角陈旧的冰箱,意料之外地看到里面居然还有一点食材。

看来可以稍微露一手啦。

曹焱兵醒来的时候旁边的被窝已经冷了,人不知所踪,他一把扯开被子,趿着拖鞋打开门,空荡荡的客厅的木桌上安静摆放着两份煎...

【焱亮/镇魂街】日常30题

姗姗来迟的七夕贺文

愿小亮与三火在你们的世界里永远幸福

有来自单身汪的怨念x

everybody嗨起来,我说“单身”你说“汪”,单身——


1 牵手


“歪,妖妖灵迈,有个怪蜀黍在拐卖儿童!对,长得最凶的那个家伙!”


2 亲吻某处


亲吻光洁的额头,像燕雀落在垫满毛绒的巢里

流离失所的心终于寻到安定之地


3 打游戏/看电视


“看个屁!我家小亮做的饭才没那么糟糕!”

一棒把电视机砸得稀巴烂的曹焱兵愤怒的咆哮


4 约会


众恶灵:夭寿啊!曹家兄弟又来啦!


5 接吻


“哥哥,非礼未成年是犯法的哦。”

“真好意思说哎,你个过期正太。”...

【焱亮/镇魂街】寄生于你的痛痒07

大家好  æˆ‘肥来了~

刘羽禅绝壁OOC,因为我没看过漫画

---

晚餐是三菜一汤,曹玄亮手艺了得,曹焱兵肚量非凡,饭桌上一半的饭菜都祭了他的五脏庙,还有人专职为他添饭盛汤,又把自己那一半咸鸭蛋拿筷子拨到他碗里。

世上只有哥哥好,有哥的孩子像块宝。曹焱兵一边感动一边挑眼看,“你不吃?”

“吃饱了。”曹玄亮帮他把碎发拨到脑后,声音温温凉凉,“你正在长身体,多吃点好。”

曹焱兵觉得他冷凉指腹碰过的地方像被冬日壁炉里的小火苗燎过般,整颗心暖烘烘的。他伸手摸了摸面前的汤碗,那是曹玄亮提前给他舀在旁边凉着的,“那把汤喝了。”

“我喝过了。”曹玄亮答,刚要离桌,手腕被捉住。...

【焱亮/镇魂街】寄生于你的痛痒05-06

日常OOC

谢谢大家的喜欢

---

那个总在哭泣的男孩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抽一噎的重复着我不恨你,每一个破碎的音调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割在他心上。

他抱紧男孩正想安慰,对方却猛的推开他,怒目切齿,是更稚嫩的模样,“为什么要杀死小柔姐姐?你不是我哥哥,我恨你!”

“我不是……”他如遭雷亟,仓惶拉他,“我只是想保护你,小柔她变成了恶灵,我没办法……”

慌神之间,心口一凉,短刀刺透心脏,他愕然抬头,眼前又是那张追悔哭泣的脸,踉跄后退跌入深渊,他急忙伸手去拉——

“弟弟!”

曹玄亮猛的睁开眼,伸着手,骨节僵白,惊魂未定。

“我在。别怕,是梦而已。”

一只手稳稳握住它,处于变声期的硬哑嗓...

【焱亮/镇魂街】寄生于你的痛痒04

不行了性格完全抓不准,我感觉就跟水似的随时在晃动…

大家随便看看吧【咸鱼躺

谢谢大家的点❤点荐,谢谢留言的小天使mua

我尽量多写几章再坑【划掉

---

对于那个名叫刘羽禅的泪痣少年的造访,曹焱兵是肉眼可见的不欢迎,甚至连茶都不给人家倒。

最后还是曹玄亮看不过眼给备上的。

“还是曹二当家有风度,哎,怎么同一张脸性格差异这么大呢。”

“少废话,眯眯眼你没事跑我罗刹街来做什么?”

“哎,说得好像我没来过似的,前两年你在死魂岛的时候,罗刹街还不是我看顾着。”

“那是以前了,从现在起罗刹街由我全权负责,没人再能插手!”

“我就随口说说,曹当家飚灵力干什么,哎,两年没见,曹当家还是...

【焱亮/镇魂街】寄生于你的痛痒03

曹焱兵带着他回到他们的家,他们诞生的地方,曹玄亮的眼里依旧一片虚缈,但在曹焱兵牵着他到灵槐树下,那两块挂在一起的木牌后,他能透过交叠的皮肤感受到曹玄亮从心脏传递到指尖的血液终于安定下来。

“曹焱兵是我,曹玄亮是你。”

曹焱兵指着木牌对他说,他期待着曹玄亮如当年的自己那样询问为什么要挂在一起,然而曹玄亮无动于衷,他的话如同北方的雨水一样稀少,伶仃站那,睫毛都不带颤一下,透出一种麻木不仁的漫不经心,这令曹焱兵感到一点苦闷与尴尬,他挠了挠脸,干巴巴地自己把话续下去。

“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晚饭是曹焱兵做的,当真是削皮如剔骨、炒菜似劈柴,大抵他全身上下里里外外连皮带肉剐下来的零星几两温柔都...

【焱亮/镇魂街】寄生于你的痛痒02

练笔小篇


---


曹焱兵在有生之年再见到曹玄亮时,距离那个炎热而潮湿的盛夏已六年有余了。

两千多个日夜足以使幼苗长成巨树,稚子挺拔成少年,然而曹玄亮依然保持着那年炎夏的模样,眉眼细长,满身伤血。

早在多年以前,时间便已在他身上死去。


曹焱兵看定他,心脏激跳血液沸腾,体内全部液体翻涌着撞破他坚强的表装通过泪腺往外涌,死魂岛上镇魂将遇事要冷静的训诫全喂了狗。他一把抱住没来得及逃开的曹玄亮,顾不上他的反抗,干涸了六年的眼眶如岩浆爆发,很快在绿沈的肩膀洇开暗色。

“哥哥……”


透明滚烫的液体流进曹玄亮的颈窝时,他突然停止了挣扎,茫茫然睁着眼,不明白为什么。

“……你...

梦笔记

梦到我是日天日地的大BOSS,把主角耍得团团转,还干掉了他身边的人,结果第二段剧情的时候主角突然开挂把我杀得到处躲,跳进一大片的仙人掌林也没用(应该是昨晚看仙人掌扎猫视频影响的)没奈何我只能用我爸妈(好像)给的药开挂开隐身,然并卵主角还是跟人形GPS一样准确追到我(为啥我被杀那么多次也没死…),又没奈何只能变了个分身让主角砍,结果丫的跟变性似的突然就不杀我/他了,两个人和睦相处可腻乎了。旁边的我一脸懵逼,然后冒充那个软萌的分身问主角为毛,主角一边摸着我的腰上面一点地方一边说“我”既然是我的一部分,那我应该也有“我”的属性(日哦简直羞耻),梦里的我被摸得发痒,忍啊忍忍不住狠命一躲,然后就扭醒了…...

【焱亮/镇魂街】寄生于你的痛痒

小练笔  

动画设定  æœ‰ç§è®¾


------


“一共一百五十七元,抹去零头,就收你一百五十元吧。”

“给。”

“找你五十元。小弟弟,你买了这么多东西,不用叫家里人帮忙吗?”

“不用。”

“这么小就帮着家里分担了,真是懂事的好孩子呀。”


记忆里那个中性偏低的嗓音对他说过类似的话,粗糙而单薄的手掌揉着他的头发,袖口带着干燥的草木味道。

他稍微有点恍神。

老板背过他招呼别的客人去了,他提着沉甸甸的袋子,大梦初醒般回了一个单音节词。

“嗯。”

不知对谁。


黄昏的天空像一杯打翻的鸡尾酒,白纱似的炊烟挂在树梢,带...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9

这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高岭看着坐在沙发一端离他远远的遥,反思自己又是哪里招惹到他了。

叛逆期无限长的不良最近不再同他唱反调,却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每回高岭靠近他都显得非常局促紧张,动作再稍微亲密一点就会炸毛逃走。

明明在以前是再普通不过的相处模式。

但是一走远,对方又会时不时偷望他几眼,然后在他好奇看过去时又立刻别开脸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撩人不自知。

——就像现在一样。

“遥。”高岭心累地看着转脸太猛以至扭到脖子的幼稚鬼,刚一开口果然看见对方跟猫咪似的立起了背脊。

“什、什么?”直挺挺坐在沙发上的大橘猫声音四平八稳目不斜视,盯着电视台购物广告看得津津有味。

高岭又叹...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8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

透着雀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高岭转过身,面前的男生依然一副文秀温顺的模样,金丝镜框反射着冷利的光。

“柴琦桐……你是刚被我家吞并的、曾经的柴琦医院院长的儿子。你接近遥,是想报复他吗?”

声音沉冽如深海下的浮冰,高岭一改温润表象,双眸冰冷盯视着微笑着的男生。

“别紧张,遥酱那么可爱,我才舍不得把他推下天台。”柴琦冲高岭眨了眨眼,一脸安定地说着可怕的话。

回想刚才情景,高岭连最后一点伪装也再挂不住,若非身处人来人往的走廊,指不定已经干出什么。

“医院停车场那件事,是你干的?”无比肯定的语气。

“Bingo!”柴琦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看着高岭的脸色感叹,“喂喂喂,...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7

您的助攻 æŸ´ç¦·å¿ƒæœºå©Š·æ¡å·²ä¸Šçº¿

快马加鞭的想完结,然而数数提纲……

-----


“教室里闹哄哄的怎么睡啊……”

遥撇撇嘴,但还是握住柴琦伸过来的手,起身时听到对面传来熟悉的嗓音。

“操场和教室都不见你,就猜到你又来天台了。”

“哥?”遥望着来人,微微惊讶,“你怎么来学校了?”旋即想起什么,臭着脸急问,“又来找濑户花吗?”

“你不提我都快忘了她了。”负心汉大言不惭道,“还不是给某个马虎鬼送药。”他摇摇手上的塑料袋,语气轻快如常,嘴角不明显的下撇着。

这可真是有趣的发现呢……柴琦注意到对方从一开始就流连在他与遥拉着的手上的目光,笑了笑...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6

准备助攻~

谢谢留言和点心的小天使~

一开始遥的造作是因为还在吃醋【努力为OOC挽尊…

——————

芹川妈妈觉得最近她的两个宝贝儿子好像闹矛盾了。

说是闹矛盾其实更像是遥单方面在耍脾气。

譬如——

——遥,你的伤还没好,我载你去学校吧?

——我伤的是手又不是脚,走得了路。

——遥,你手伤了不方便,我帮你夹菜吧?

——我伤的是左手又不是右手,夹得了菜。

——遥,要多吃点猪蹄哦,这样手才好得快。

——……你是在骂我吗?

你哥不是在骂你,你哥是在发火。芹川妈妈扶额,不是说叛逆期只有一次吗,怎么他可爱的小儿子这几天跟个炸药罐一样,而且还定向发射。

“好啦好啦,你哥是医生,...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5

-----

“啊啊,医生桑动作真矫健呢,如果让那些护士看见的话不知又要掀起怎样的风浪了。”

遥一屁股坐在地上,嘲讽的语调,气息有点不足,随后双手做捧心状,半张的眼眸投下扇形阴影,捏着嗓子忸怩模仿,“芹川医生、卡阔一!怎么办,越来越爱他了!”

“阴阳怪气的。”高岭整了整衣衫,走过去弹了下遥的额头,“都疼出汗了还有心思耍宝,需要我扶你一把吗、出糗的不良少年?”

“废话。”遥赏了他个白眼,高傲的抬起没受伤的胳膊等人扶他起来,却没想整个人腾空而起,反应了整整五秒钟后遥终于确认,他居然被他哥公主抱了!

“你干嘛。”

遥面无表情的问,实际上乐于享受不用走路的轻松。

就是这么傲娇。

“扶你去...

【芹川高岭×橘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4

遥埋头在课桌前,奋笔疾书。

因为昨天的小插曲,他全然忘了写作业的事,即使后来国光特意送书包过来时叮嘱过他。

第一节课的英文老师在学生间享有“恶鬼”的盛名,再不受管教的学生也不敢在他的课上明目张胆的打瞌睡,遑论不交作业。

“芹川遥,你死定了。”

濑户花用手肘捅捅他的肾,幸灾乐祸的说。

哼,让他昨天打断她的告白,这都是报应啊报应。

遥掐着濑户花的脸手下使三分力,嘴角斜挑个不怀好意的痞笑:“我死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和我哥约会。作业拿来!”

屈服于恶势力的少女蹲在角落咬手绢,遥照着答案笔下虎虎生风,不时抬头去瞅教室门口。

“安心抄吧,我帮你看着呢。”

后桌的柴琦桐微笑着说,尽管对方看不见...

【芹川高岭×橘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3

送走濑户花后,兄弟俩打车回了家,流了一身汗的遥抓起换洗衣物就往浴室走,被高岭叮嘱记得要洗热水去寒。

大夏天的你要热死我吗?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知道只会收到一堆刻薄和威胁的话的遥忍下抱怨嘟囔着“知道啦”奔向浴室。

然后喜滋滋冲起了冷水澡。

超——爽——的!

深谙阳奉阴违之道的芹川家二少爷一边冲凉一边哼歌,顺便把他哥骂了千百回,忽然间门口飘进一声轻笑。

“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听话。”

吓得一个中低调硬生生上扬得破了音,遥扭头转身的同时一把扯下浴巾裹在腰下,动作轻车熟路得他想爆粗。

“你怎么又闯进来了?出去!”

“都是男人,有什么好遮掩的。”理所当然的口气。高岭抱臂斜靠在门边,视线扫着

「医生x遥/兄困」牙医play

一个小段子。别在意细节。

--START--


这是一位相貌非常出色的医生。

“橘遥是吗?很可爱的名字呢。请问是哪里不舒服?”

看起来人也非常温柔可靠,除了认为他的名字“可爱”这一点。

“牙疼,断断续续有一周了……就是这里。”

他伸出食指戳了戳左侧脸颊某处,但这样的描述根本不明不白,于是张开嘴巴往口腔内指点,见医生仍露出困惑的表情,又试图用舌尖去抵那颗潜藏在深处的元凶,一边含糊的说着“这里这里”。

“我看看……”医生把灯拉近,俯下脸来,他把口腔张得更开了些以便让医生好好检查。

医生伸出食指轻轻点在下切牙上,和煦的嗓音如春风渐渐拂去他的紧张:“是这颗吗?”

他微微...

【芹川高岭×橘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2

二设。兄弟骨科。

人设偏差太有,我拓麻就是一条咸鱼…

缺粮割肉自喂自娱。如果没爱了就是坑…或者懒癌。

本来本章有公主抱的,写了写的不知怎么就写没了…

——じゃ,START——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观光客车上的乘客瞪着跟在车后越来越近的少年,群脸懵逼。

把小黄车骑出小型跑车的速度,少年你以为是少女漫男主角吗?

车厢内发出小小的骚动。高岭单手拉着吊环,透过窗玻璃窥视着自家弟弟愚蠢的行径,唇角笑意蜿蜒。

再看站在面前的少女,正鼓起勇气准备向他告白。

“高岭哥,我喜欢你!”

与此同时高岭抓稳吊环站紧脚跟——遥已经追了上来,并对着行驶中的客车伸腿、屈膝——蹬!

一...

【高岭×遥/兄困】分手记(上)

二人同居背景。

其实只是想玩一个梗,看到最后就明白了。

OOC注意。

活在台词里的高岭之花君。

主橘遥一家,就是想看哥哥被亲亲抱抱举高高而已。


--START--


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


高岭与遥分手了。

突如其来的噩耗,濑户花看着站在门口的哥哥,手上的酸梅汁应景的落在地上洒了一片,像染血的眼泪。

“为……”望着夕阳下橘遥泛红的眼眶,濑户花最终选择沉默,拉着他的手故作欢快的说他回来得及时,她的马里奥被BOSS虐杀了无数遍,正等着他解救。

“濑户花你果然是笨蛋吗?居然会卡在这种难度上!”橘遥得心应手的鄙视一把自家妹妹,一屁股坐在游戏机前,抓过手柄就开始吐子...

【芹川高岭×橘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1

二设。兄弟骨科。

人设偏差有,毕竟我笔力不行。

缺粮割肉自喂自娱。如果没爱了就是坑。慎跳。

配合食用风味更佳→B站 å½“然不看也不影响。

---

START——


这人是个帅哥。

当然,这是所有人的第一观感。

这人是个不良。

从他跩得二五八万的特殊走路方式也不难看出。

这人被很多人追。

“遥哥,我喜欢你!”

“开什么玩笑!”

重击。

每个告白者都被一拳打倒。

“女生就算了,男生说那种话摆明是在戏弄我嘛!”

主人公愤愤不平地回答着,嘴唇微微撅起,衬着踢完足球后乱糟糟的棕发、晶莹的汗珠以及健康的小麦肤色,有种性感的野性美。

卡阔一……

国光...

【志摩/热血长安】谈情说案不如上房揭瓦(3)

我爱他们 æˆ‘真不是黑~


萨摩以为李郅心虚词穷,登时炸毛,不依不饶撒泼:“我就知道你嫌我胖!我不就吃你几两银子至于吗?再说还不是夜里你一直不让我睡,折腾我大半夜,你现在倒是饱汉不管饿汉饥了!”

李郅禁不住冷哼:才几两?几两金子么!

陛下赏赐的口粮都给你一个人私吞了!我一个人养活李宅上下三猫四犬一十七人容易么我?知道市面上肉又涨价了么!咱能不再抱些猫猫狗狗回家成么!

李郅心塞到变形,还得强颜欢笑装孙子。

“好好好,咱这就买买买!你别瞎嚷嚷了成么?”

没看见吃瓜群众看他的眼神,一个个脸上就差没刻“渣男”两个字了!

戏子有情,民多无智。阿娘诚不欺我。

萨摩琢磨这话...

小脑洞

萨摩领着李郅去刨林云卿的坟,证物没刨着,倒把祭品惦记上了。

萨摩自晚餐吃了半斤牛腩一只烧鸡并三大碗肉汤后肚子里便再没着落,早饿得千疮百孔,如今见了能进嘴巴的,稍微犹豫了下便要往嘴巴里塞。李郅见状忙捉住他手腕,嫌弃斥他也不怕闹肚子。

“我估计大半夜都得在这耗着,你不让我吃东西,到时候饿死了就没人帮你破案了!”

萨摩皱着鼻头可怜兮兮,一个劲儿想把胳膊拐回来,可惜素日偷懒耍滑游手好闲,鬼点子一堆,体力全没有,眼瞅着李郅夺了糕点便要扔掉,想也不想便凑上前一口叼了回来。他性子急快,动作粗鲁,不仅一口吞了糕,合嘴时也将李郅指尖舔了一遍,自个儿却没注意到,欢喜的吃得心满意足。

见李郅盯着指尖怔怔出神...

【志摩/热血长安】谈情说案不如上房揭瓦(2)

李郅果然因此停了一个月的职。

虽说皇帝的意思是体恤李郅这大半年来一直忙于破案太辛苦,也借此给他放个假好好休息,李郅虽对此也并不太在意,只是这停职的原因是大理寺李少卿破案期间偷摘受害人家的柿子,摘就摘吧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可李少卿你咋还能把人树都摘秃了呢,这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话说摘了这么多柿子,李少卿你是拿去卖呀?

这一茬传进皇帝耳中,唐太宗只当大理寺发的俸禄太少,加上有个据说很能吃的萨摩多罗白住在李郅府上,想着好歹是他皇家血脉竟这般寒碜丢人,大笔一挥派人悄悄送去了好几担子五谷蔬果,窘得李郅好几天脸都是红的。

而那些蔬果自然大部分进了萨摩的肚子里。

直到某夜二人在床帏嘿咻,...

【志摩/热血长安】谈情说案不如上房揭瓦

萨摩可萌,随便撸一发


自打李郅以五百文买下公孙四娘家的白菜后,萨摩多罗便心安理得做了李宅的蛀虫,日日烧鸡肥鹅伺候不说,兴起了还出去摸只鸡偷块肉,又或爬上院子里的果树吃柿子,任李郅磨破了嘴皮子也白搭。

“你不是才吃了一条街吗?快些下来,也不嫌丢人,若饿了唤下人弄些吃食来便是!”

李郅昂着脖子喊话,暗想从前要吃槐花还得去寻个梯子,如今这厮已能扎扎实实爬上去,真真是愈发得心应手了呢呵呵。

“可别!”萨摩斩钉截铁回绝,从碧莹莹的枝叶间钻出一颗脑袋,冲树下人直哼哼,“每回吃完你的烧鸡第二天我都屁股疼!”

这话说的委实仁者见仁了,一旁黄三炮朝李郅戳戳胳膊肘,笑得荡漾:“老大,没看出来你瞧着人...

【昊欢/西涯侠】师弟呀,师弟

赶在今晚打脸前发出来x

想要写个苏一点的岳少主,所以OOC了(什么逻辑

---

冤家路窄。

秦欢在后院撞见单雨时,脑子里猛的蹦出这么个词儿来。

也不知哪儿招惹了他,从他进苍穹大门之时起单雨就拿他当半个贼看。话虽不错,可他连地儿还没摸熟心也还没起呢,到底只能归咎于老江湖眼光太毒。他来了没两个月,单雨便明里暗里处处试探他,委实有些猝不及防。他手忙脚乱接了招,又过五关斩六将险拎拎通过了测验,可单雨倒对他越发怀疑。

用岳昊的话说,简直视他为眼中钉。

导致秦欢现在听到单雨的名字眼皮就跳,撞见他更是调头就想走。

前两天单雨才拿他“师父”试探过他,自己虽勉强应付过去但终究显得捉襟见肘,这老狐...

【昊欢/西涯侠】疤

文中扩大神农玉作用

OOC有【听着爱恨恢恢撸的写完发现好像惨不忍睹_(:зゝ∠)_

没有玻璃渣,全是玻璃→_→

妈蛋跟打了鸡血似的,吃枣药丸,细节明天修,再不睡我要挂了……

本来以为2K内能搞定结果近3K【爆炸


---


岳昊这辈子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秦欢。

他待之以真心,那人却从头到尾都在骗他。

一而再的骗他。


「舍妹病在旦夕,唯神农玉可救。」

「待舍妹病愈,神农玉定双手奉还。」

「你再放我一回好不好…师兄。」


「闭嘴!」

岳昊疾叱,眼眶通红,一字一字从齿缝里逼出来,

「别再叫我师兄。」

「你没资格。」

秦欢脸色煞白,微一摇晃...

【爱客/西涯侠+万万没想到】我说切克你说闹呦呦切克闹!

题目闹着玩系列

EG向  OOC瞩目

万万没想到体

我真的好喜欢电影版的小妖怪呀好萌好萌虽然贱了点x

--

岳昊×秦欢

--

我叫岳昊,是苍穹派最刚正不阿的少主。

我每天都从五万多平方厘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七八个弟子鲜嫩的肉体,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

走开,你们这些肮脏的肉体。走开,不要再来烦我了。


今天我去侠考比赛做裁判,我遇上过几百个这样的选手,根本不能让我动心。

上场的是个小青年。下垂眼,小尖脸,穿着一身骚包红,额前还吊了两根须须。

哼,一看就是又想吸引我目光的心机boy。死心吧,我是不会看上你的!

不过看在他这么用心打扮来讨好...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