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尾💎

如果你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你会发现 你会讶异
里面居然住了那么多美少年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9

这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高岭看着坐在沙发一端离他远远的遥,反思自己又是哪里招惹到他了。

叛逆期无限长的不良最近不再同他唱反调,却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每回高岭靠近他都显得非常局促紧张,动作再稍微亲密一点就会炸毛逃走。

明明在以前是再普通不过的相处模式。

但是一走远,对方又会时不时偷望他几眼,然后在他好奇看过去时又立刻别开脸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撩人不自知。

——就像现在一样。

“遥。”高岭心累地看着转脸太猛以至扭到脖子的幼稚鬼,刚一开口果然看见对方跟猫咪似的立起了背脊。

“什、什么?”直挺挺坐在沙发上的大橘猫声音四平八稳目不斜视,盯着电视台购物广告看得津津有味。

高岭又叹...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8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

透着雀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高岭转过身,面前的男生依然一副文秀温顺的模样,金丝镜框反射着冷利的光。

“柴琦桐……你是刚被我家吞并的、曾经的柴琦医院院长的儿子。你接近遥,是想报复他吗?”

声音沉冽如深海下的浮冰,高岭一改温润表象,双眸冰冷盯视着微笑着的男生。

“别紧张,遥酱那么可爱,我才舍不得把他推下天台。”柴琦冲高岭眨了眨眼,一脸安定地说着可怕的话。

回想刚才情景,高岭连最后一点伪装也再挂不住,若非身处人来人往的走廊,指不定已经干出什么。

“医院停车场那件事,是你干的?”无比肯定的语气。

“Bingo!”柴琦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看着高岭的脸色感叹,“喂喂喂,...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7

您的助攻 æŸ´ç¦·å¿ƒæœºå©Š·æ¡å·²ä¸Šçº¿

快马加鞭的想完结,然而数数提纲……

-----


“教室里闹哄哄的怎么睡啊……”

遥撇撇嘴,但还是握住柴琦伸过来的手,起身时听到对面传来熟悉的嗓音。

“操场和教室都不见你,就猜到你又来天台了。”

“哥?”遥望着来人,微微惊讶,“你怎么来学校了?”旋即想起什么,臭着脸急问,“又来找濑户花吗?”

“你不提我都快忘了她了。”负心汉大言不惭道,“还不是给某个马虎鬼送药。”他摇摇手上的塑料袋,语气轻快如常,嘴角不明显的下撇着。

这可真是有趣的发现呢……柴琦注意到对方从一开始就流连在他与遥拉着的手上的目光,笑了笑...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6

准备助攻~

谢谢留言和点心的小天使~

一开始遥的造作是因为还在吃醋【努力为OOC挽尊…

——————

芹川妈妈觉得最近她的两个宝贝儿子好像闹矛盾了。

说是闹矛盾其实更像是遥单方面在耍脾气。

譬如——

——遥,你的伤还没好,我载你去学校吧?

——我伤的是手又不是脚,走得了路。

——遥,你手伤了不方便,我帮你夹菜吧?

——我伤的是左手又不是右手,夹得了菜。

——遥,要多吃点猪蹄哦,这样手才好得快。

——……你是在骂我吗?

你哥不是在骂你,你哥是在发火。芹川妈妈扶额,不是说叛逆期只有一次吗,怎么他可爱的小儿子这几天跟个炸药罐一样,而且还定向发射。

“好啦好啦,你哥是医生,...

【高岭×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5

-----

“啊啊,医生桑动作真矫健呢,如果让那些护士看见的话不知又要掀起怎样的风浪了。”

遥一屁股坐在地上,嘲讽的语调,气息有点不足,随后双手做捧心状,半张的眼眸投下扇形阴影,捏着嗓子忸怩模仿,“芹川医生、卡阔一!怎么办,越来越爱他了!”

“阴阳怪气的。”高岭整了整衣衫,走过去弹了下遥的额头,“都疼出汗了还有心思耍宝,需要我扶你一把吗、出糗的不良少年?”

“废话。”遥赏了他个白眼,高傲的抬起没受伤的胳膊等人扶他起来,却没想整个人腾空而起,反应了整整五秒钟后遥终于确认,他居然被他哥公主抱了!

“你干嘛。”

遥面无表情的问,实际上乐于享受不用走路的轻松。

就是这么傲娇。

“扶你去...

【芹川高岭×橘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4

遥埋头在课桌前,奋笔疾书。

因为昨天的小插曲,他全然忘了写作业的事,即使后来国光特意送书包过来时叮嘱过他。

第一节课的英文老师在学生间享有“恶鬼”的盛名,再不受管教的学生也不敢在他的课上明目张胆的打瞌睡,遑论不交作业。

“芹川遥,你死定了。”

濑户花用手肘捅捅他的肾,幸灾乐祸的说。

哼,让他昨天打断她的告白,这都是报应啊报应。

遥掐着濑户花的脸手下使三分力,嘴角斜挑个不怀好意的痞笑:“我死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和我哥约会。作业拿来!”

屈服于恶势力的少女蹲在角落咬手绢,遥照着答案笔下虎虎生风,不时抬头去瞅教室门口。

“安心抄吧,我帮你看着呢。”

后桌的柴琦桐微笑着说,尽管对方看不见...

【芹川高岭×橘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3

送走濑户花后,兄弟俩打车回了家,流了一身汗的遥抓起换洗衣物就往浴室走,被高岭叮嘱记得要洗热水去寒。

大夏天的你要热死我吗?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知道只会收到一堆刻薄和威胁的话的遥忍下抱怨嘟囔着“知道啦”奔向浴室。

然后喜滋滋冲起了冷水澡。

超——爽——的!

深谙阳奉阴违之道的芹川家二少爷一边冲凉一边哼歌,顺便把他哥骂了千百回,忽然间门口飘进一声轻笑。

“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听话。”

吓得一个中低调硬生生上扬得破了音,遥扭头转身的同时一把扯下浴巾裹在腰下,动作轻车熟路得他想爆粗。

“你怎么又闯进来了?出去!”

“都是男人,有什么好遮掩的。”理所当然的口气。高岭抱臂斜靠在门边,视线扫着...

「医生x遥/兄困」牙医play

一个小段子。别在意细节。

--START--


这是一位相貌非常出色的医生。

“橘遥是吗?很可爱的名字呢。请问是哪里不舒服?”

看起来人也非常温柔可靠,除了认为他的名字“可爱”这一点。

“牙疼,断断续续有一周了……就是这里。”

他伸出食指戳了戳左侧脸颊某处,但这样的描述根本不明不白,于是张开嘴巴往口腔内指点,见医生仍露出困惑的表情,又试图用舌尖去抵那颗潜藏在深处的元凶,一边含糊的说着“这里这里”。

“我看看……”医生把灯拉近,俯下脸来,他把口腔张得更开了些以便让医生好好检查。

医生伸出食指轻轻点在下切牙上,和煦的嗓音如春风渐渐拂去他的紧张:“是这颗吗?”

他微微...

【芹川高岭×橘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2

二设。兄弟骨科。

人设偏差太有,我拓麻就是一条咸鱼…

缺粮割肉自喂自娱。如果没爱了就是坑…或者懒癌。

本来本章有公主抱的,写了写的不知怎么就写没了…

——じゃ,START——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观光客车上的乘客瞪着跟在车后越来越近的少年,群脸懵逼。

把小黄车骑出小型跑车的速度,少年你以为是少女漫男主角吗?

车厢内发出小小的骚动。高岭单手拉着吊环,透过窗玻璃窥视着自家弟弟愚蠢的行径,唇角笑意蜿蜒。

再看站在面前的少女,正鼓起勇气准备向他告白。

“高岭哥,我喜欢你!”

与此同时高岭抓稳吊环站紧脚跟——遥已经追了上来,并对着行驶中的客车伸腿、屈膝——蹬!

一...

【高岭×遥/兄困】分手记(上)

二人同居背景。

其实只是想玩一个梗,看到最后就明白了。

OOC注意。

活在台词里的高岭之花君。

主橘遥一家,就是想看哥哥被亲亲抱抱举高高而已。


--START--


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


高岭与遥分手了。

突如其来的噩耗,濑户花看着站在门口的哥哥,手上的酸梅汁应景的落在地上洒了一片,像染血的眼泪。

“为……”望着夕阳下橘遥泛红的眼眶,濑户花最终选择沉默,拉着他的手故作欢快的说他回来得及时,她的马里奥被BOSS虐杀了无数遍,正等着他解救。

“濑户花你果然是笨蛋吗?居然会卡在这种难度上!”橘遥得心应手的鄙视一把自家妹妹,一屁股坐在游戏机前,抓过手柄就开始吐子...

【芹川高岭×橘遥/兄困】Until Nothing Held-01

二设。兄弟骨科。

人设偏差有,毕竟我笔力不行。

缺粮割肉自喂自娱。如果没爱了就是坑。慎跳。

配合食用风味更佳→B站 å½“然不看也不影响。

---

START——


这人是个帅哥。

当然,这是所有人的第一观感。

这人是个不良。

从他跩得二五八万的特殊走路方式也不难看出。

这人被很多人追。

“遥哥,我喜欢你!”

“开什么玩笑!”

重击。

每个告白者都被一拳打倒。

“女生就算了,男生说那种话摆明是在戏弄我嘛!”

主人公愤愤不平地回答着,嘴唇微微撅起,衬着踢完足球后乱糟糟的棕发、晶莹的汗珠以及健康的小麦肤色,有种性感的野性美。

卡阔一……

国光...

【志摩/热血长安】谈情说案不如上房揭瓦(3)

我爱他们 æˆ‘真不是黑~


萨摩以为李郅心虚词穷,登时炸毛,不依不饶撒泼:“我就知道你嫌我胖!我不就吃你几两银子至于吗?再说还不是夜里你一直不让我睡,折腾我大半夜,你现在倒是饱汉不管饿汉饥了!”

李郅禁不住冷哼:才几两?几两金子么!

陛下赏赐的口粮都给你一个人私吞了!我一个人养活李宅上下三猫四犬一十七人容易么我?知道市面上肉又涨价了么!咱能不再抱些猫猫狗狗回家成么!

李郅心塞到变形,还得强颜欢笑装孙子。

“好好好,咱这就买买买!你别瞎嚷嚷了成么?”

没看见吃瓜群众看他的眼神,一个个脸上就差没刻“渣男”两个字了!

戏子有情,民多无智。阿娘诚不欺我。

萨摩琢磨这话...

小脑洞

萨摩领着李郅去刨林云卿的坟,证物没刨着,倒把祭品惦记上了。

萨摩自晚餐吃了半斤牛腩一只烧鸡并三大碗肉汤后肚子里便再没着落,早饿得千疮百孔,如今见了能进嘴巴的,稍微犹豫了下便要往嘴巴里塞。李郅见状忙捉住他手腕,嫌弃斥他也不怕闹肚子。

“我估计大半夜都得在这耗着,你不让我吃东西,到时候饿死了就没人帮你破案了!”

萨摩皱着鼻头可怜兮兮,一个劲儿想把胳膊拐回来,可惜素日偷懒耍滑游手好闲,鬼点子一堆,体力全没有,眼瞅着李郅夺了糕点便要扔掉,想也不想便凑上前一口叼了回来。他性子急快,动作粗鲁,不仅一口吞了糕,合嘴时也将李郅指尖舔了一遍,自个儿却没注意到,欢喜的吃得心满意足。

见李郅盯着指尖怔怔出神...

【志摩/热血长安】谈情说案不如上房揭瓦(2)

李郅果然因此停了一个月的职。

虽说皇帝的意思是体恤李郅这大半年来一直忙于破案太辛苦,也借此给他放个假好好休息,李郅虽对此也并不太在意,只是这停职的原因是大理寺李少卿破案期间偷摘受害人家的柿子,摘就摘吧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可李少卿你咋还能把人树都摘秃了呢,这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话说摘了这么多柿子,李少卿你是拿去卖呀?

这一茬传进皇帝耳中,唐太宗只当大理寺发的俸禄太少,加上有个据说很能吃的萨摩多罗白住在李郅府上,想着好歹是他皇家血脉竟这般寒碜丢人,大笔一挥派人悄悄送去了好几担子五谷蔬果,窘得李郅好几天脸都是红的。

而那些蔬果自然大部分进了萨摩的肚子里。

直到某夜二人在床帏嘿咻,...

【志摩/热血长安】谈情说案不如上房揭瓦

萨摩可萌,随便撸一发


自打李郅以五百文买下公孙四娘家的白菜后,萨摩多罗便心安理得做了李宅的蛀虫,日日烧鸡肥鹅伺候不说,兴起了还出去摸只鸡偷块肉,又或爬上院子里的果树吃柿子,任李郅磨破了嘴皮子也白搭。

“你不是才吃了一条街吗?快些下来,也不嫌丢人,若饿了唤下人弄些吃食来便是!”

李郅昂着脖子喊话,暗想从前要吃槐花还得去寻个梯子,如今这厮已能扎扎实实爬上去,真真是愈发得心应手了呢呵呵。

“可别!”萨摩斩钉截铁回绝,从碧莹莹的枝叶间钻出一颗脑袋,冲树下人直哼哼,“每回吃完你的烧鸡第二天我都屁股疼!”

这话说的委实仁者见仁了,一旁黄三炮朝李郅戳戳胳膊肘,笑得荡漾:“老大,没看出来你瞧着人...

【昊欢/西涯侠】师弟呀,师弟

赶在今晚打脸前发出来x

想要写个苏一点的岳少主,所以OOC了(什么逻辑

---

冤家路窄。

秦欢在后院撞见单雨时,脑子里猛的蹦出这么个词儿来。

也不知哪儿招惹了他,从他进苍穹大门之时起单雨就拿他当半个贼看。话虽不错,可他连地儿还没摸熟心也还没起呢,到底只能归咎于老江湖眼光太毒。他来了没两个月,单雨便明里暗里处处试探他,委实有些猝不及防。他手忙脚乱接了招,又过五关斩六将险拎拎通过了测验,可单雨倒对他越发怀疑。

用岳昊的话说,简直视他为眼中钉。

导致秦欢现在听到单雨的名字眼皮就跳,撞见他更是调头就想走。

前两天单雨才拿他“师父”试探过他,自己虽勉强应付过去但终究显得捉襟见肘,这老狐...

【昊欢/西涯侠】疤

文中扩大神农玉作用

OOC有【听着爱恨恢恢撸的写完发现好像惨不忍睹_(:зゝ∠)_

没有玻璃渣,全是玻璃→_→

妈蛋跟打了鸡血似的,吃枣药丸,细节明天修,再不睡我要挂了……

本来以为2K内能搞定结果近3K【爆炸


---


岳昊这辈子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秦欢。

他待之以真心,那人却从头到尾都在骗他。

一而再的骗他。


「舍妹病在旦夕,唯神农玉可救。」

「待舍妹病愈,神农玉定双手奉还。」

「你再放我一回好不好…师兄。」


「闭嘴!」

岳昊疾叱,眼眶通红,一字一字从齿缝里逼出来,

「别再叫我师兄。」

「你没资格。」

秦欢脸色煞白,微一摇晃...

【爱客/西涯侠+万万没想到】我说切克你说闹呦呦切克闹!

题目闹着玩系列

EG向  OOC瞩目

万万没想到体

我真的好喜欢电影版的小妖怪呀好萌好萌虽然贱了点x

--

岳昊×秦欢

--

我叫岳昊,是苍穹派最刚正不阿的少主。

我每天都从五万多平方厘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七八个弟子鲜嫩的肉体,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

走开,你们这些肮脏的肉体。走开,不要再来烦我了。


今天我去侠考比赛做裁判,我遇上过几百个这样的选手,根本不能让我动心。

上场的是个小青年。下垂眼,小尖脸,穿着一身骚包红,额前还吊了两根须须。

哼,一看就是又想吸引我目光的心机boy。死心吧,我是不会看上你的!

不过看在他这么用心打扮来讨好...

【昊欢/西涯侠】药

“哥,该喝药了。”

秦双端着药碗进屋时,秦欢正站在窗前出神。元教地处一片苍秀青山间,风景如画,秦欢房间的窗户正对着一片青翠竹林,清风过去,萧萧之声不绝于耳。

他与岳昊曾就在这样的竹林中切磋练剑。

“哥,该喝药了。”

秦双提了嗓音,又唤秦欢一声。
秦欢回过神,朝秦双点了点头,接过碗,一饮而尽。


彼时他在苍穹做卧底时,也是受过伤的。

当时他在与岳昊清剿山贼的任务中中了毒针,岳昊虽赶在一炷香内为他解了毒,然毒性刚猛,又一路颠簸,五脏六腑过了毒,身体多少有些损害。秦欢并不在意,只说休养数日自然会好全。岳昊却执意要找祛毒滋养的草药调理。然煎药这事不能让人发现,岳昊便亲自跑了趟药...

【昊欢/西涯侠】我说月光好美你说滚犊砸

Lo主有猫饼x

OOC瞩目,第一人称注意

割了两块腿肉,我可以躺平专心吃粮了x

---

我叫岳昊。

是苍穹的少主。

韩师弟的夫婿。

↑

这是我每天做的梦。

韩师弟是我亲自招进来的,说是师弟但其实并没拜入苍穹。

但早晚会嫁入苍穹。

唔…

很晚…

因为不是正式弟子,所以户部没有置办他的弟子服,所以还是穿着他那身花枝招展的大红褂子四处走,跟天天都新婚似的。

就是还不能行那苟且之事。

啧。

关于一个高冷面瘫怎么喜欢穿如此骚气的颜色,我曾经含蓄地问过他。一向温软乖巧的韩师弟看着我扯了个阴桀桀的笑,腥气扑鼻,雷切剑应景的发出一声清啸,好像下一刻就会出鞘见血一样。

“这样杀...

【昊欢/西涯侠】余欢

“师弟。”

岳昊唤他一声,那人便回过头来。目光隔着山云烟草望过来,如同从雨雪川水里捞出来似的。背后缺月新竹,青丝红缎飞扬,披了满身星光。

“师兄,有事么?”

韩欢应道,声音温温静静,像也在水里洗过,滑进岳昊耳朵。

岳昊举起手上提的一对酒,晃了晃,碰声珰然,在脸颊撞出星点儿酒窝:“找你喝酒。”

二人对坐而饮,扯林间虫鸟为音,天上星斗作律,琐话下酒。岳昊向韩欢讲苍穹后山那三十七棵富贵竹,讲他十六岁一人一剑荡平魈山四十七贼匪,讲他爹养了好久的虎刺梅被一条癞皮犬吃了。韩欢间或插一句,斟一杯酒,有一茬没一茬地听。

讲到军师单雨,岳昊搁盏一怒,酒水倾大半,把眉毛皱得耸天立地,好不愤然:“一定又...

【齐蹇EG/刺客列传】钧天超市录01-09

01

钧天超市的糕点区有两个饼。

一个是芝麻馅的,叫蹇宾。

一个是酒心的,叫仲堃仪。

“月饼居然有酒心的?简直是异端!怪胎!”

“芝麻馅这种古董级的还没下架?留着过年么?”

蹇宾气得满脸糖霜颤抖:“你说谁是古董?信不信本王打得你吐酒!”

仲堃仪还在慢腾腾吃着葱油饼:“还本王呢!天玑就你和若木华俩老饼,说出来也不嫌臊!有种你就来,看谁把谁打爆浆!”

蹇宾气得脸都鼓了起来,跟过期胀气似的,不顾旁边蓝莓曲奇劝阻,抄起一根巧克力棒就轰轰隆隆杀向隔壁货架。


02

“所以说,你一个草饼跟月饼正面肛什么?看,馅都要露出来了。”

名为公孙钤的蓝莓曲奇叹息着第N+1次帮他黏好划破的糯米...

【齐蹇/刺客列传】嘀!儿童卡

❀啊哈哈哈俺学会开车了

❀山路崎岖,小心翻车

---

齐之侃听从急召一条腿刚跨进寝宫门槛就被蹇宾拽着手腕扯到了龙榻前,还未反应过来就见内侍熄了灯退出殿外,临走留给他一个“不可描述”的眼神。

齐之侃一脸懵逼。

低头一看,蹇宾正急不可耐的为他“解战袍”。

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

虽然王上如此主动他喜闻乐见。

但是——

“王上!”

齐之侃轻轻捉住他的手,语重心长苦口婆心。

“白日宣淫,成何体统!”

这八个字还是没敢说出口。

蹇宾抬起头,湿发自圆润的肩头滑落,经过鲜嫩可口的锁骨,如一湾鱼溜进半敞的衣襟,在胸口晕出一滩水渍。

齐之侃觉得有点不好。

“小齐。”

蹇宾瞪了他...

【齐蹇】日式冷笑话第二弹

❀粉到深处自然黑( ´_ゝ`)

❀卧槽王上将军好像砍过来了,我先逃为敬(°âˆ€°)ノ


双白段子集 

你有本事抢男人有本事开门哪

你才猪八戒你全瑶光都猪八戒

怼天怼地齐将军×作天作地煎饼王

绝♂配

今天齐将军怼王上了么 

 æ€¼äº†

都是套路

放肆!

汪❤

…求弹幕弹幕弹幕【笔芯辣舞

…啊 å¯‚寞如雪ಥ_ಥ

…躺平

补:龙女饼   å…¬ä¸»é¥¼

【齐蹇/刺客列传】决斗吧,方方土!

*OOC

*OOC

*OOC

*AU半架空

*本章主要出场煎饼与方方土,齐蹇&仲孟

*我就随便放飞了一回,后续不定

--

蹇宾刚到酒馆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熟悉的啪啪啪的声音。

不疾不徐进去一看,果不其然仲堃仪又和几个刺客打起来了。

一个个青天白日的还穿夜行衣,脑子进了仲堃仪的假酒不成?

兴许是打的次数多了,也就渐渐打出技巧来了。这么些人在这小破酒馆里伸手蹬腿,仲堃仪楞是没让他们磕坏一件东西。

蹇宾一边吃香蕉一边给他点了个赞。

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的,酒馆里的人也早见怪不怪了,照样各吃各的,偶尔还要交头接耳点评一下,气氛异常和谐。

蹇宾瞧着没趣,正好香蕉吃完了...

【邕兰/兰陵王妃】殊途(下)

高长恭没想到他还有醒来的时候。

眼前篝火通明,烤得身上暖洋洋的,火边横着根长竹竿,上面挂着他打湿的衣物。

宇文邕坐在火堆前,悠闲地烤着鱼。

“你不杀我?”

高长恭盯着宇文邕,满脸惊诧困惑,好像完全不信宇文邕会错过这大好机会。

宇文邕觉得心口上像被蜜蜂蜇了一下,又酸又涩,还有几分无奈无力。

“我从不曾真的要杀你,我是诚心诚意想招揽你。”

“你知道不可能。”

这理由太牵强,他仍固执地盯着宇文邕。

许是篝火柔化了眼中事物,以致于高长恭的目光隔着篝火探过来时,竟让宇文邕感到一种缠绵与迤逦。

宇文邕心弦一颤,嘴唇翕动,欲语还休,终道:

“我不杀你是为了清锁。若我此时乘虚而入,清锁定...

【邕兰/兰陵王妃】殊途(上)

私设如山,没看剧只看过cut,OOC瞩目


---


宇文邕看见高长恭时,后者浑身上下湿淋淋的,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似的。

高长恭没注意到对方靠近。他实在无暇分神,腹部的伤疼得他眼冒金星,他倚着树竭力撑着。

“谁伤的你?”

宇文邕倏然开口,脸色有点阴。

高长恭猛的绷紧表情,飞快转头:“是你?”

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充斥着戒备与敌意。

宇文邕瞧着不满,大步一迈,下颌一扬:“怎么,怕了?”

谁知一个晃眼,惨被制伏。

大意了。

短刀在颈,犹带着血腥气,宇文邕看着高长恭紧捂住小腹,仍有血从指缝流出。

一个弹指前,这把刀还插在高长恭自个儿的肚子里。

高长恭咬牙强撑,嘴唇乌青乌青的...

坑勿进。旧文备份用。

--

傅红雪听到外边一团闹时便知麻烦又找上门了。


果不其然,这厢他还没叹完气,门便被人猛的撞开。连城璧几步窜到他身后抱住他的腰,口中叫嚷着“阿雪救我”,眼里却藏着亮晶晶的坏笑。


傅红雪任他抱着,抬眼瞥了瞥撞坏的门,淡然道:“一会儿修好。”


连城璧把头埋进他颈窝里只当没听见。


跟着闯进一伙人,个个灰头土脸的,凶神恶煞的瞪着连城璧。


傅红雪一言不发的掏出一个钱袋丢过去,动作娴熟得像干过无数次。


“此事是他不对,这些是赔你们的,以后我会好好管教他。”


登时堵了正欲兴师问罪的嘴。


连城璧不乐意了:“你怎么又什么都不问就认定是我不...

1 2 3 ————
©狐尾💎 | Powered by LOFTER